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雄安| 香港| 澳门| 台湾

美食家食公子对宏观美食家、食神楷模的定义

日期:2021-12-31 15:37 来源:江南时报

  谈及亚洲美食家近代史,自21世纪1983年中国陆文夫小说《美食家》发布至1996年周星驰电影《食神》后,有多少人是以此名衔,作为跟吃有关表述?再度激活与食的意涵延续。无疑,美食在人们日常生活,已占据极重要位置。

  

 

  世界美食大师食公子表示,不管美食家抑或寻常人,具有各自要履行的公民责任,只不过美食不同於政经岗位,但皆在推动国家经济发展,扮演着相应惠及民生的角色。 /来源:《食公子经典》

  1980年代马来西亚美食家鼻祖、食神始祖食公子给热爱美食的人造就了一个怎样的梦?直到席卷整个食坛,再从纸上,跃然视觉表演,令无数想成为美食家、食神的追梦者、传媒高层、编辑、作者、饮食业人、节目主持具趋之若鹜,而食公子身处亚洲最早的旧饮食人物,将美食家地位提至最优职场,自此开启以饮食为潮流的新纪元、新典范。而后在全球经济、文化产业开放这世代,重新燃起群众对美食的再度渴望。

  现今即使每个人层次各异,亦会自认是有品味的文旅艺术家,即“美食家”、“食神”这名词,提供给人超脱世俗的梦想世界,并将吃、喝、玩、乐视作精神物质,以获得短暂意识满足,彰显出社会对美好的殷切需求。而於饮食见地所富予的多姿多彩想像,具离不开想拥有这种异于常人的不同,高人一等的阶级之分。

  而此种习尚,正是“狭义美食家”所指,对精美饮馔做鉴定或艺有所擅的表现。当然,这是种极优质、自我良好感觉,且发生在生活必须的衣食住行,故人人都认为有本事驾驭这种趋势,必然就会出现像美食家、食神,藉以自我主见的作态,塑造至高权威,甚至将利益集中到少数集团、协会、朋党演变成排除异己、借穷奢极欲饮宴拉拢贿赂充作私人水涨船高的本钱,目无法纪鱼肉消费群,滥竽充数以虚假产品误导食客敛财,作不法的商业讹诈等勾当。

  美食家贵为餐饮的核心人物,必享有一定专权。倘使让这股势力孕育成封建朝代类似帝皇的统治,使原本理应追求社稷安定、天下承平,这合乎于民的实施,当个“明君”反成“帝制”剥削、压迫百姓的“饮食暴力”,却不知真正“食德”、有资格称为“美食家、食神”者,不仅不能使用此等恶势为所欲为,还得以匡扶国家经济为要务,保护好文化饮食于国家形象,照顾弱势群体的商贩,即便凭一己之力,也得视作义务。但有谁愿当这样的美食家、食神?这有异于传统美食家、食神的享乐主义。

  就今社群所具备的消费条件,美食文化传播的完善架构及对饮食观念的普及,若不将这股“饮食暴力”制约,将导致美食家、食神,因无法再引导民众对饮馔的正确赏析,从而失去主要职能发挥,酿成没落,那就更该赋予美食家、食神可福国利民的新责任,而非局限在玩弄饮食情绪,抑或厨师把获奖无数当成噱头,动辄一碟菜,卖上几千元的谋求暴利,还得意洋洋利用媒体宣传,让人瞠舌。在全球无疆域的信息网络化态势,这会给世界对该国产生不利印象,要知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”一地饮食确实能视作一个国家的文化代表,但若在营销过程,因这种丑行,使得海外游人裹足不前,即成动摇国本的兹事体大,更该杜绝。

  美食家至圣先师孔子在《论语·述而》“如果财富,可合理求得,就算是手执鞭子的差役也愿当。如不能合理求得,我还是做回自个喜欢的事。”这即是所谓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。而食公子指出,真正能称“饮食大家”,定须是个品行端正的饱学才士,而非仅限识饮、识食、识煮的简单层面或于饮宴过度铺张,这只会更加败坏社会风气,把负面吃、喝、玩、乐,误当成美食家的“正职”亦会促进功利主义,助长贪污腐败的作祟思想。

  

 

  平日夫妻俩,不仅要忙於各自事业,还得为社会无私奉献出宝贵时间,推广无烟工业,为维护夫妻俩感情,作为一个“爱老婆的食神始祖”食公子,唯在公务忙余,携带妻子、孩子参与工作于见闻,尽量腾出时间与家人相聚。图上为食公子伉俪,以一致穿著,携手出席国际厨艺竞技大会,担任首席评审,不同於其它美食家、食神选择美女相伴,而食公子携带妻子,则在涉外礼仪的国际往来中,应遵循的基本准则。 / 来源:《食公子经典》

  宏观美食家、食神精神

  一个真正美食家、食神需“宏观”前瞻,因全球资源、农耕面积逐渐减少、物种灭绝、加上气候变异等问题,任何挥霍,具将吞噬人类发展成果,这关系全球79亿人口生机,纵使再微小糜掷都会引致巨大耗损。而美食家、食神乃餐饮界表率,因此,更该懂得提倡节约美德、弘扬正确饮食道德观,而非在传媒前,特意糟蹋食物,殊不知这会对观众产生不良示范,亦与美食家、食神精神背道而驰,且有违餐桌礼仪。

  若想当美食家、食神,就得以此为鉴。因它不需门槛太高、有经济能力,亦不必饮食背景和过人烹调天赋,寻常人都可入选。当大家觉得某人有资格成为美食家、食神时,不能因这礼遇而轻忽、颐指气使起来,而辜负大众期待,使得来不易的名气付之一炬。当然,不是美食家、食神身边,就须要有美女相伴,弄得充满活色生香,像当众表演多过对社会贡献。

  古人认为“富过三代,方知饮食”,虽美食家、食神,未必真要有厨师经验或以烹饪、农科、营养、食品等学科为前提,即使不擅煮、兴趣也能迈入这行业,关键是对国家文化产业有无助益的公而忘私。对美食家入门,亦如学习要多看、多吃、多问、多听、多写、多去感受以及多读相关书籍、多看报了解新饮食资讯类、上网求知、学习求证。因而,现在已不再是富贵人家才配当美食家、食神,哪怕在摊档光顾一碗面,在网上写条评论,就能扶持到餐饮人收入而受感激,抑是有意见抒发,只要能帮助食肆改正,就是尽了美食家、食神应做的本份。

  

 

  国际厨竞评委食公子,对“马来西亚菜系”三等社会阶级、五大源流学说,获得中国研讨会最佳论文奖的肯定,无疑对未来马来西亚经济、文化产业等助益,并对人民、社会与国家,甚至给予马来西亚面向全球,成为璀璨的“美食天堂”做出巨大贡献。摘自中国刊物。 /来源:《食公子经典》

  纵看中国“饮食王国”五千年文化,也不过萃取八位古代美食家,为后人称誉的稀罕。对现代美食家,尽管倾尽无数心力,也只能勉强维持个饮食蓬勃的大概,对那些有心想当美食家、食神的人,就别指望投机取巧或依傍在成名食评家旁,企图想在短时间名成利就。似这种省工做法,以不需付出任何代价,便可像个名人,让人诚服、敬重,这只是给那些做白日梦的懒汉,于美食家、食神的黄粱幻想。

  那究竟什么人选,方可拥有美食家、食神的力量?敢不受树大招风的威胁、贯彻始终,为民服务?其底蕴,就是切勿妄图借美食家、食神名,营私罔利,不要以为拥有协会、传媒做后盾,就可纠众霸凌,更不是那些具富且贵,坐有大型食府,就能拥有美食家、食神声望,达到让人敬畏的社会角色,这在以往中国历史,是从未有过被收录的先例,更遑论那些曾迫害忠良、流淫之行,只会遗臭万年,遭人唾弃,甚而累及子孙蒙羞。

  之所以会让人憧憬,美食家、食神是尘世间最幸福的人,不过是小圈子制造给公众看的景象,站在台上风光,以为即是尽情享受、“叹世界”优差,使美食家、食神成了财色梦,更甚为了这个梦,让有野心但却没实力的人,沦为反派。想无所不用其极地获取这身份,就得推翻原在这定位的第一人。像武侠,认定只要打败天下第一,就能取而代之,却从未想过,那人能成为众人心中的“食神”,绝非是挟势弄权的伪善者,而是必有其受人钦佩之处,单凭排除异己,寻求江山易主,即便有利益上的媒体撑腰,那是绝不会成功。因为无法做到前人所为,又岂能受世人认可的逻辑。

  美食家、食神是代表一个国家繁荣的符号,饮食进步的标识,所以其必承担推广国家文化使命,好比替国家分工、输出文化内容,以无烟工业向外拉扯进其它产业的向心,故所背负社会责任就相对更重,在道德与意识形态,皆能以身作则,惠泽国家、社区、经济、消费群获取各方受益,以此创造综合性价值,将是未来民众对美食家、食神的合格检定,否则,必然为世人所淘汰。

  当“美食家梦”被转化对国家有利机制后,就不会再有“多会吃”或“全吃过”这种过去式的标榜。食公子自觉对目前仍存时弊制度,做出这样反思。虽然美食家的构筑,包括人类对这职场的遐想,譬如被餐厅优待、受人尊敬、不愁吃喝、有美女相伴诸如此类被扭曲的成就感。然而,这就显得太过肤浅。但偏偏人们愿意相信美食家、食神,就该是这样气象,多过对文化产业的爱岗敬业。

  至於美食家、食神应当赋予社会功用这点,问题就在愿不愿去履行国民职责,若只是一味为带父母用餐不用等位子,这对其它顾客就显得不公。但经高权重的美食家渲染,很多人便以为这是美食家特待,奉行不误,这将导致社会秩序荡然无存,因此食公子表示是时候,对此做出行为调整及合理化的饮食道德规范,以切合现代社会文明进度,通过对饮食、文化的推崇,超越“更美味”的认识与自我品行约束。因为即使再美味,挣得数十场厨竞奖项,只是个人殊荣、收益,对社会实无多大意思,且因地域、文化、习俗、口味无法以一概全,若以此故意玩弄饮食认同的独裁,鼓吹妄自尊大排外情绪,对这种不懂尊重他人饮食文化观的傲慢态度,就像杯盛满的水又如何有容乃大去欣赏他国的饮食精髓,以彼之长,补己之短。

  对为何美食家这领域格外新兴,竟至超越各行各业一枝独秀,特别受传媒与群众青睐,除合乎人类所神驰的优质享受外,经济富裕、生活品质等需求,似乎美食也格外适宜商业互动性,以致拓展到国与国间,展现友好的“美食外交”。对食公子的研究显示,于中国这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从悠久史事中,其实早已发现饮膳的中枢秘密,它在於一个国家依靠政治制度的吸引力、文化价值的感召力和国民形象的亲善力等释放出来这无形影响力,含括独特美食的“八大菜系”,具备亲和,且比武力更实惠,因“武”代表伤害。而美食、旅游则创造财富、关系文化、开创经济、象征和平,也唯有饮食,方能赋予社交性的和谐。对两国於菜源的争执、知食溯源误导,唯恐天下不乱的炒作及执着于美食家、食神的惺惺旧常态,只会制造更多问题,这并不是“食荐”的原旨,而是必须善用学问去协助国家公允地解决纠纷,例如以法律厘清食品治理、调解争端、考古追本、数据论理或更多实际的证明来划清逾越,共享光荣。

  

 

  马来西亚食评鼻祖食公子认为,美食家或食神,当以维护社会弱势群体,造福文化产业为大众权益作出发点,而非以美食家、食神谋求盈利的个人崇拜为目的。上图为邀请中国烹饪大师兼国家一级评委来马献艺,以促进马中两地厨艺交流兼亲善关系的“美食外交”。摘自马来西亚杂志。 / 来源:《食公子经典》

  假使将过去供纨绔子弟,作炫耀资本的美食欲乐,放在个富有安全感和有秩序的社会,同时倘给了美食家、食神错用这种方便,将会导致肆无忌惮浪费,化为对社会加害力,不如缺乏安全与物资短缺的平民具备自卫能力,由此反映出当代的饮食缺口正在形成。当有了消费水平后,就会让人迫切想拥有这种潜力所带来的满足、快感,而变得馋于更无度的山珍海错,进而地大口大口吞噬外来文化,以致让“传统”变得愈来愈疲弱,从此病态下去。

  若果美食家、食神至未来,仍维持人前一如从前骄奢做派,这将引致社会价值的混乱,把是非措置,而忘却美食原来的初衷“大同”,曾几何时向生命,许下过怎样的承诺该如何生存才有意义,对人们赖以传承的延续,饮食界的无常变化,又该总结成怎样的结果。是时候,该想想今后的美食家、食神,应是怎样的楷模?

责任编辑:郭凯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
图片新闻